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武道:从获得荒野世界开始 > 第248章 0247:皇甫祖地

第248章 0247:皇甫祖地

    程宗阳这时才不得不重新审视李学进。
    这家伙的聪明程度,是真的不断在挑高他的认知上限啊。
    见对方语气这般笃定地说,程宗阳倒是反问道:“你知道?”
    “那不知我们是否可以继续谈刚刚的事情了?”李学进却拉回原来的话题。
    但程宗阳摇头:“抱歉。寻找皇甫家祖地,不过是为了找传说中的宝藏。但连那么多势力都找不到,我不觉得我是那个幸运者。找不找得到,对我而言不算重要。”
    他不可能让自己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只能将话题拉回自己的掌控线内。
    李学进眼神微微一眯:“那如果我说,我不仅知晓皇甫家真正的祖地,也知晓藏宝地呢?”
    程宗阳盯着李学进,脑子里已经在迅速分析前因后果。
    这家伙……
    约莫半盏茶时间,程宗阳眼睛陡然迸发出一股精光,盯着李学进:“原来如此,难怪你和门阀势力有血仇。你是皇甫家的嫡系血脉!”
    李学进不可置否,道:“这个交易如何?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足以见我的诚意了?”
    程宗阳反而问道:“既然你知晓藏宝地,为何不自己去取?”
    他没去问不怕自己囚禁对方之类的话,以对方的聪明才智,说出这种秘密的结果,想必也在其算计当中,没必要问这种浪费口水的话。
    “没这个实力,没这个人手,也不清楚具体的位置。但知晓大概的地方。”李学进苦笑一声。
    程宗阳再次沉思了起来,二三十息后,程宗阳道:“你的敌人可不止一家吧?”
    李学进闻言,心中一喜。这意味着程宗阳已经在考虑了。他当即说道:
    “确实,但只有郑家对皇甫家斩尽杀绝!当初送走的嫡系和旁系血脉后代两百余人,结果七八成人员几乎折损在郑家手中。目的便是为了皇甫家的几個重要秘密。但这秘密,只有族长嫡系才知晓。”
    “皇甫斐业是你爹?”程宗阳忽然来了一句。
    李学进呼吸一窒,随后摇头:“我爷爷。”
    程宗阳也同样陷入思索当中。
    他也没想到,无数人找寻不得的皇甫家嫡系血脉会是一个不起眼的县尊师爷,也一直在筹划复仇之事。
    灭掉郑家,对他而言压根没必要,也没梁子。
    但偏偏皇甫家祖地之中就有他想要的东西,且还可能不止一种。
    第一任族长皇甫仁的坟墓以及陪葬之物,石刻译本,疑似还有存在的妖兽骨。这对他而言都是得查清楚的。
    想着想着,他再次看向等他回应的李学进,问:“当初第一任族长皇甫仁的墓地在何处?”
    这下,李学进皱起了眉头,不清楚程宗阳为何会问起他的祖父。
    但见程宗阳那眼中极致的求知欲,说明对方不是瞎问的,是有目的的。
    但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别无退路。
    郑家虽然因为四府之地战乱损失惨重,但依旧有不小的地位和实力,同样不是他所能撼动的。
    他投资许久的常有年好不容易到了县尊位置,却最终因为上层争斗而死亡,让他多了几分心急。
    他已快到不惑之年,不知还有多少年可谋划。让他重新找一个符合要求的世家子,甚至是门阀子进行辅助,已经不怎么可能了。
    这次回来,也只是想着拜祭祖祠,再另求他法。没曾想听了程家之事,几日的打听和了解,从而让他产生了孤注一掷的想法。
    无他,程宗阳着实是符合他的目标,也相信对方身上拥有大秘密,绝不会在这小城之中偏居一隅。
    第一条正常的加入计划失败,他只能展开第二条,就赌程宗阳真的对皇甫祖地有极大的兴趣。因而才有现在敢这般赌上一切。
    他沉默些许时间后,才郑重地说道:“也在祖地放着。当初家族每三年都会悄然来到玉峰县进行一次祭祀。”
    “没有下葬?”程宗阳忽然皱起了眉头。
    “没有。”李学进摇头。
    “好!”程宗阳忽然道:“我可以答应将来帮你灭了皇甫家血脉的主要人员,但我不会灭全族。”
    “那就杀了郑家所有的嫡系一脉!”李学进压着心中的激动,目光森然。
    程宗阳略微思索后,也是感叹对方的目标准确。嫡系一脉全死了,郑家旁支必然争夺,估计也就分崩离析了。
    “可以。”程宗阳点头:“另外,你得加入天断帮,签订一份誓言契约。当然,我知晓伱不想屈居李卢手下,因此,我会给你一个帮会师爷的身份,主管帮会内部事务管理,李卢负责处理外部之类的事务,同时你也有协助他的义务,你和李卢也算是平起平坐的,没有谁大谁小的区别。”
    李学进闻言,思索再三后也就点头同意了。他确实是不想被李卢呼来喝去的。
    既然管理内政,他没意见。
    “晚上我带你去帮派驻地开个会,宣布你的身份和职位。你要是急,我现在也可以带你去。”
    李学进摇头,起身拱手道:“听东家安排。”
    程宗阳见对方这般迅速进入新的身份,也是微微一笑道:“现在带我去皇甫家祖地,没问题吧?”
    李学进点头:“可以。但需要等到晚上。属下还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事到如今,他只能继续赌!赌程宗阳不会卸磨杀驴。
    但他也没办法,仇不能报,守着祖地也没用。
    对于李学进的果断,程宗阳很是满意。自己都将条件和承诺摆出来了,若是还不见兔子不撒鹰,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至于为何是晚上,晚上就清楚了。
    李学进离去后,程宗阳让人去唤来李卢,将李学进的事情跟他说了一番。
    当李卢听到李学进李师爷负责帮派内政事务,他负责对外战斗和其余事情时,也表示没有意见,不仅如此,还很高兴自己能从内政琐事当中抽出身来。因为他着实不擅长处理这么多的内政事务。
    程宗阳这般安排,也是借鉴前世军中职务的管理模式。李学进等于是政委,李卢是军中首脑。虽说平起平坐,但事实上也是一把手和二把手的地位。那般说不过是让李学进能更好接受一些。
    而之所以不想让他加入程家,是目前还不需要,也不想周振东他们被李学进影响了。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但却到了将近子时时分,李学进才亲自架着马车,缓缓离开了城西门,拐个弯往城南而去。
    马车里,程宗阳并不在意李学进会带他去何处,任由对方架着马车离开出了城南。
    约莫一刻钟时间,马车缓缓停在了一处矮山脚下。
    “东家,到了。”李学进下车,朝车里的程宗阳说道。
    程宗阳下了马车,扫过周围,由于夜色昏暗的原因,一时间看不出这是何处。
    但接下来,程宗阳就看到李学进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而后走向一处地方。
    程宗阳皱着眉,跟在他身后往另外一处地方走去。只是走着走着,却发现这地方有些眼熟。
    直至发现原本的草地逐渐稀疏,最后进入寸草不生的一片空地。
    这下,他算是知晓这地方是何处了!
    失魂坑!也就是鬼渊!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李学进居然会带他来这里!
    李学进也适时地解释道:“每个门阀家族都有自己的底蕴和秘密,也都会有蒙混外界的真假祖地。我皇甫家也不例外。
    当初我皇甫家便是发迹于玉峰县,后来定居临川,也在那边彻底展开家业,而这里,也就成为皇甫家的真正祖地。但为了保密,祖地就迁徙到失魂坑的中央区域。”
    “中央区域?”程宗阳疑惑:“是在中央区域的密道或者密室?”
    “没错。”李学进微微点头。
    说话间,两人也来到了鬼渊旁。
    低头往下看着这四米宽的裂缝,估计谁也不会想到皇甫家会将祖地迁移到中间的地下通道。
    程宗阳没有问话,而是看着李学进操作。
    只见其在鬼渊旁缓缓蹲下,随之将刚刚取出的东西往鬼渊丢了下去。
    这下,程宗阳看得十分疑惑。
    但跟着就看到李学进将东西丢下去后,连忙起身,拉着程宗阳后退。似乎在怕什么。
    就在程宗阳询问情况时,却陡然看到从鬼渊下方喷涌出一股强横的气流,同时带着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
    “东家,憋住呼吸,走!”李学进这时连忙朝程宗阳说了一声,便朝鬼渊跳了下去。
    这一幕,让程宗阳看得目瞪口呆的。若不是见李学进先跳且跳得这般果断,他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要害他。
    但想归想,他瞬间从集市小屋取出那柄匕首,跟着跳了下去。
    匕首的作用,也只是在紧急的时候可以插入山壁作为降速缓冲的作用。
    在跳下去的那一刻,程宗阳当即就感受到一股气流在拖着他的身体,而这股气流不会太强被吹上去,而不会太弱而迅速跌落。
    在这股气流的承托下,身体以一种平缓的速度在降落。直至看到一处地方有不少插入山壁的木棍。
    在他的目力下,就看到李学进已经通过这些木棍攀登,往左边一处平台而去。
    “谁会想到地下会有这种布置。这距离,应该有七八十米左右吧。”
    程宗阳预估了下大概的距离,随后借助木棍几个跳跃往平台而去。
    李学进落地后,将平台上不少尸体骸骨全部踢下鬼渊,清理干净平台。
    “咚”的一声,程宗阳也是稳稳落地。
    在他们面前,是一面石门。
    程宗阳上前拍了拍,发现这石门的材质和当初给刚子当“猫抓板”的石材材质是一样的。
    李学进这次从怀里取出一支金属钥匙,走到石门一旁的一处位置,揭开做掩饰的石皮,露出一个锁孔。
    那支钥匙,程宗阳也认出和当初藏宝洞捡到的钥匙外观相似。
    随着李学进插入钥匙顺时针拧了三圈,再逆时针拧一圈后,当即就感受到一股震动。
    李学进后退了几步,来到程宗阳身侧,道:“这就是我皇甫家真正的祖地。”
    程宗阳一边盯着缓缓下沉的石门,一边问:“当初你皇甫家修建这座地下洞穴,就没有人发现?这些,都不是简单的工程吧?就连大易商会都没找到。”
    闻言,李学进笑道:“这地方是我祖父所打造,找来的人送到这里之后就没人出去过,知晓这一切的人都死了,大易商会又如何得知?”
    程宗阳听完,也没继续探听。
    既然找到了地方,探寻秘密才是正事。憋住呼吸往里走去。
    程宗阳才发现山洞里面居然点着许多油灯,他特地看了下,油灯里的油还有不少。
    “长明灯?”程宗阳惊讶。
    “不错。用的是一种异兽的油脂提炼而成,极为耐烧。一壶三斤油,可以长明三年。这祖地内还剩余两三百斤油,足够用很久了。”李学进跟在程宗阳身旁回应着。
    程宗阳微微点头,程家村的地下通道就缺这种油。不由多问了一句:“什么异兽?”
    “名为青角羊的油脂。它们生存于天断山深处。这些油也是曾经的存货,我天资有限,至今也不过七品修为,也没这个实力去深处猎杀。”
    说着,在李学进的带路下,通过一条十几米的通道,进入了真正的地下山洞。
    引入眼帘的,却真的是一个类似祠堂般的地方。
    左右的牌位,正中的香案,以及一副铜棺,在这祠堂的周围,有四根支柱撑着洞顶。
    四根石柱,程宗阳看了一番后,确定和石门一样的材质。程宗阳压着心中立即探寻的念头,先在皇甫家宗祠里来回查看了一番。
    最终发现,无论是四根石柱,铜棺,墙壁,全刻着先天一气诀的原字,也就是荒野世界的文字。
    从这里,足以见到皇甫仁对这文字的执念有多深,不,应该说,对这些文字来源出处的执念有多深。
    他看向李学进,道:“你知晓这些是什么字吗?”
    李学进点头:“听祖父说是曾经修仙者的文字。凡是嫡系一脉都要学会这些文字。我皇甫家的先天一炁诀,便来自修仙者曾经的洞府传承,从而有了我皇甫家两百年的辉煌!若非上个梁帝所为,我皇甫家早已是第十四个王族,乃至更强!”
    这家伙还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脸。
    若不是他了解一些真相,还真就有可能信了。
    “那你听过东海之渊吗?”程宗阳暂时没想着去石柱内的译本,而是一边朝铜棺走去,一边问。
    “东海之渊?”李学进皱眉:“是东海之眼吗?听说那就是东海的海眼,底下深不可测。比一般海域的海底都要深。也是一处壮观之景。”
    程宗阳摘下腰间的水囊,打开盖子后悬空往自己口中倒了一些水喝,而后递给李学进道:“辛苦了,喝口水吧,我再看看,若是没发现就走了。”
    说着时,又将盖子盖上,随意倾斜颠倒了一下就交给李学进。
    “谢东家。”李学进笑了笑,接过水囊打开喝了一口。
    若是程宗阳没喝,他还真不敢随意喝,但见程宗阳先喝了,也没什么反应,神色同样很自然地喝了。
    然而,他不会想到,只有半囊的水袋,确实是下药了。只是程宗阳喝的时候没药,但在他喝完盖上倾倒时,附着在盖子里的药粉融入了水里。
    当即不出十息,李学进就秒昏了过去。
    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这就是荒野豆的效果。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