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羊座 > 2021最火(双性猛男被脔到怀孕完结目录)全文阅读

2021最火(双性猛男被脔到怀孕完结目录)全文阅读

admin136 2021-10-23 白羊座

梅寒裳道了谢,让家丁将两人和禄福一起关在柴房中。

  回竹苑的时候,雨竹问梅寒裳:“小姐,您打算怎么处置他们呢?”

  “她们都不是真的良心发现,若不是我略施小计,还未必就能让她们倒戈。”梅寒裳冷声道。

  “那您的意思是?”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梅寒裳道,“刘菜花这种人,按照原机会计划送到蛮荒之地让她自生自灭。梅香和禄福,我就大发慈悲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吧,一起到边关去做苦力。”

  雨竹点头:“我这就去跟管家说,让他按照小姐的指示办了。”

  梅寒裳点头。

  当晚,梅寒裳刚要睡下,闻竹来报:“小姐,柴房那边负责看管梅香他们的小厮来报,说刘妈妈叫着喊着要见小姐,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跟小姐说。”

  雨竹皱眉:“她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梅寒裳思索片刻道:“见一见也行,就听听她怎么说。”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梅寒裳在竹苑的堂屋见到了刘菜花。

  她披头散发,一进门就跪行过来抱住了梅寒裳的腿:“小姐!小姐大发慈悲吧,不要把贱妇送到蛮荒之地去!”

  梅寒裳冷冷看着她:“我给你的银子,只要你踏实度日,在蛮荒之地也能过个差不多了。”

  这种女人卑鄙无耻,见钱眼开,毫无底线可言。

  她倒戈梅羽霓,除了因为梅羽霓要杀她之外,也是因为梅寒裳答应过给她一笔银子。

  而她当初帮梅羽霓害她,也不是说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多么骨肉情深,无非是为了将来能更好地抱到亲生女儿这条大腿罢了。在她看来,亲女儿比养女聪明可靠些,将来更容易有大钱。

  只不过,她低估了梅羽霓的狠。

  梅羽霓狠起来,亲生母亲都杀!

  “那点银子只能管一时,如何能管一世?大小姐,您就看在往日.我们的母女情份上,送我去个稍微好点的地方吧?”

  刘菜花陪着笑说。

  梅寒裳咬牙:“母女情份已经在我御花园落水的时候,尽数断了。”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梅寒裳了。

  “如果你说的重要的事就是这个的话,那就死了这条心吧。”

  梅寒裳说着就要往外走,却听见刘菜花在身后喊起来:“大小姐,若我说,我知道您脸上的青斑有法子去除的话,这个能换我的要求吗?”

  梅寒裳停下步子,回头看着她:“青斑不是胎记吗?”

  如果她的空间能升级的话,即便是胎记,也是有法子变淡甚至去除的,这点她倒是不担心。

  她只想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刘菜花道:“这青斑不是胎记,是可以去除的!”

  “怎么去除?”梅寒裳问。

  刘菜花却不说话了,露出得意神色。

  梅寒裳快步过去,捏住她的胳膊使劲一扭。

  她立刻杀猪般的嚎叫起来:“疼……大小姐饶命,饶命!”

  梅寒裳松开她,冷冷一笑:“你还想威胁我吗,你似乎打错算盘了!”

  刘菜花脸色通红,揉着自己的胳膊道:“贱妇不敢,贱妇不敢……”

  “那你还不说,到底怎么去除?”

  “贱妇……贱妇也不知道的……”刘菜花低下头。

  梅寒裳对雨竹说:“去,将我的小刀拿过来,让她尝尝被人慢慢放血而死的滋味!”

  雨竹应声就去了,刘菜花终于慌了,连忙道:“贱妇真的不知道啊,大小姐,大小姐开恩啊!”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是,是这样的。当初你刚生下来没几天,就误食了一种毒草,差点死了。终于熬过来之后,她的脸上就留下了这么一大块的青斑,我想着,可能是残余的毒素在脸上形成的。”

  “什么毒草?”

  “我也不知道……”刘菜花眼神闪烁,“当时我不在,等着我婆婆告诉我,孩子不行了,我才知道是中了毒。幸好隔壁的王大娘及时抠了你嗓子眼催了吐,你才没死成,但脸上却渐渐生出一块青斑来。”

  梅寒裳冷哼。

  什么误食毒草!

  刚出生几天的孩子,翻身都不会,每日里除了睡觉就是喝奶,她能误食什么毒草?

  若不是大人给她食的,她能误食了?

  分明就是她们不想留下她这条命了,才喂她食用了毒草,但隔壁的王大娘却救了她。

  不过话说回来了,当时刘菜花也不知道孩子是抱错了,她好好的为何要毒死自己的女儿?

  她也不是生了好多个女儿生不是儿子来的人,没必要重男轻女到要毒死女儿的地步吧,除非——

  梅寒裳脑中灵光一闪,看着刘菜花的眸色又冷了几分:

  “刘菜花,你跟我说实话,当年孩子抱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菜花目光躲躲闪闪:“就是……我和国公夫人在同一个屋子里一同生产,两个孩子前后也差了也就一盏茶的工夫,所以一个不小心就抱错了……”

  恰好这时,雨竹拿着她的那把小刀进来了。

  梅寒裳将小刀锃亮的刀刃在手掌中擦了擦,悠悠道:“雨竹,当初这把刀是割过欢儿喉咙的是吧?”

  雨竹响亮回答:“是啊,虽不是小姐割的,但也是见过人血的。”

  梅寒裳忽然俯身上前,将刀抵在了刘菜花的脖子上。

  刘菜花吓得面无人色,身子一动都不敢动:

  “小……小小小……姐,饶命啊,饶命啊!”

  “说实话,就饶命!”

  “小姐,贱妇说的就是实话啊!”

  梅寒裳刀往前一送,刘菜花的脖子上就涌出血来。

  刘菜花吓惨了,连忙道:“是贱妇换的,贱妇换的!”

  梅寒裳将刀收起来,雨竹扔给刘菜花一方帕子。

  刘菜花将帕子捂在脖子上,浑身颤.抖着。

  “你继续说,当时是怎么换的?”

  “国公夫人比我早生产一盏茶的工夫,生完之后就累得昏死过去了,孩子被接生婆包好放在她的身边。”

“当时在村里,就那么一个接生婆,她接生完国公夫人就又来接生我的孩子。后来我的孩子出生后,接生婆用一样的布包好放在我身边,她出去洗手。

 文学



  “我当时还有体力,伸头看了国公夫人身边的婴儿一眼,见她跟我的女儿差不多,也是红红的小脸,皱皱巴巴的,竟有几分相似。

  “看见国公夫人昏昏沉睡,我的心中就生了邪念。虽然当时我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但看她的穿着就不是寻常人家,我就想着,自己的女儿生在穷乡下也没什么出路,不如就跟着有钱人去享福。

  “我便悄悄将自己的孩子跟国公夫人的孩子换了换。等着接生婆进来之后,我就假装睡着了。

  “接生婆之前接生了国公夫人就给我接生,压根就没仔细看过那个孩子,再者说,两个孩子也有点像,所以接生婆没有丝毫的怀疑。

  “就……就这么着,两个孩子才抱错了的……”

  “那后来,怎么会认回来的?”

  对于认亲这件事,梅寒裳一直就感觉有点不对。这世上难道就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现在听刘菜花说,孩子是她故意调换的,那认亲也就很可能是人为的了。

  刘菜花没说话。

  梅寒裳用帕子擦着小刀上的血:“看来,这小刀喂的血还不够啊!”

  刘菜花立刻就招了:“是我故意的!我故意去撞的国公夫人的轿子!”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振国公家的小姐的?”梅寒裳问。

  刘菜花低头:“早就知道了。当初国公夫人生产之后没几天,国公大人就带着士兵找到了她。国公大人给了我们一些钱,本来我们一家子靠着这些钱也能过上地主的日子,谁知道我家那个不争气的,有点钱就藏不住了,上镇子里豪赌一场,将钱全输了!”

  “说正事!”梅寒裳提醒。

  刘菜花又连忙将话题转回来:“国公大人虽一直没明说自己的身份,但他们走的时候,我还是在无意中听见有个人叫他振国公大人了,然后还说皇上在新都等着他呢,好像那人是皇上身边的什么人,来催他回去的。”

  “所以后来,一场瘟疫你家的人都死了,你就带着我来了京城,你就是来投奔振国公府的?”梅寒裳问。

  刘菜花点头:“是的,当时我带着你是真的活不下去了,这才想了那个法子……”

  后面的事情,梅寒裳就清楚了,刘菜花打听清楚之后,就故意带着她撞了郑苏苏的轿子,然后就有了认亲这一系列的操作。

  也许刘菜花是没想到要认亲的,只想着去沾沾振国公府的光,不管怎样,当初也是她救了振国公夫人的。

  谁知道,梅寒裳跟振国公长得太像,以至于郑苏苏一眼就感觉不对,才有了后面的认亲的事情。

  现在事情都搞清楚了,梅寒裳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平静,也算是给了死去的原主一个交代了!

  她转身往外走,刘菜花连忙喊:“大小姐!”

  “好好在蛮荒之地踏实过日子吧,你若想作死,最终害的就是你自己!”梅寒裳头也不回道。

  刘菜花的悲嚎声随着家丁拖她离开而渐渐飘散在风中。

  梅寒裳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在心里对自己说,原主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后面自己要好好过日子了!

  ——

  皇宫竹屋。

  低沉的笑声回荡在屋内,白色衣袍的男子悠闲地端起茶杯喝了口刚泡的热茶:

  “今晚只怕我这好侄儿要睡不着了。”

  追难脸上也带着笑意:“王爷觉得,三殿下会留下那个女人吗?”

  “不会。”

  “王爷这么笃定?”

  “夏灼言是个蠢货,自诩清高得很,他断然是不会留这样的一个女人在身边的。”夏厉寒毫不客气地骂。

  追难点头,跟着也感慨:“不过,梅二小姐是这样一个人还真是出人意料,平日里她端庄贤淑,楚楚可怜,谁能想到她是这样的?”

  “那是你们蠢!”夏厉寒白他一眼。

  追难赔笑:“那是自然的,我们如何能跟王爷比呢?”

  他犹豫了下,决定还是将下面的话说出来,“不过,这样看来,梅大小姐还真是聪慧了!”

  提到梅大小姐,夏厉寒就将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里面的茶都洒出来了一半。

  追难心里颤了颤,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

  不过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自家主子对梅大小姐就这么厌恶。

  他觉得梅大小姐很好啊,聪慧绝顶的,而且追云也说她好。

  “她怎么做的?”屋子就这么沉静了会,夏厉寒忽然发问。

  追难一头雾水:“什么?”

  “她怎么让那些人狗咬狗的?”夏厉寒皱眉,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哦哦,她让追云救了刘菜花,这个王爷是知道的——”

  “说后面!”

  “后面追云不肯说,都是我推测的。梅大小姐先是对外放出风声,说宁国公府怀疑是有人故意害小公子,让梅香和梅羽霓自乱阵脚。

  “梅香果然害怕了,然后梅大小姐就让追云先将那个赶马的小厮给抓了,假扮杀手要杀他,还故意透露给那个小厮,是二小姐要杀他,然后让那小厮‘跑’了。

  “之后梅大小姐又让追云假装碰巧救了那小厮,将他看管起来,不让别人发现。

  “与此同时,梅大小姐在府内做出一副,小厮是被梅羽霓抓走的假象,让那丫鬟梅香心中起疑。

  “之后,追云又安排那丫鬟见了禄福一面,禄福告诉她是梅羽霓想杀她,梅香必然会心有余悸。

  “然后,大小姐又想法在梅香的茶碗中放了毒药,制造意外让梅香没喝成,梅香以为是梅羽霓要杀她,这才彻底反水的。”

  夏厉寒用手指敲击着茶碗:“这么说,梅寒裳起初压根就没有实质的证据?”

  “确实没有。”

  夏厉寒冷笑一声:“她这‘空手套白狼’用得倒是不错。”

  “我在梁上听得真切,梅大小姐说,她利用的不过是人的心虚和猜疑罢了。她还说,还说……”

  追难说着用手指点住自己的太阳穴,冥思苦想的样子。

  “还说什么?”夏厉寒折眉。

  追难眼睛一亮,一副脑袋上亮了灯的表情:“想起来了,她还说梅香之所以能被她利用,最重要的一点是恋爱脑!”

  “什么是恋爱脑?”

  追难茫然摇头:“属下不懂啊。王爷,您见多识广,也不懂吗?”

  夏厉寒沉脸:“她胡说八道,你也当个词!”

  追难不敢说话了。

  过了会,他不知道想到什么看着夏厉寒的脸色开了口:“王爷,早些睡吧,明日还要去给太后娘娘请安呢——那个……太后娘娘让您从李家选一个女儿的事,您要回复了吧?”

  “滚!”夏厉寒厉喝。

  追难麻溜地滚了。

  夏厉寒转头看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标签:双性猛男被脔到怀孕完结目录

上一篇:从后面抱我捏奶摸下面|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下一篇:性奴校花身上除了一双白色丝袜:大炕上的暴伦500篇

标签云
金牛座 白羊座运势 摩羯座 双鱼座 白羊座 巨蟹座女生 双子座男生 狮子座男生 摩羯座运势 水瓶座男生 金牛座女生 白羊座男生 射手座运势 巨蟹座 狮子座 狮子座2021年运势 处女座运势 狮子座女生 水瓶座女生 金牛座运势 摩羯座男 巨蟹座男生 射手座的爱情 金牛座性格 摩羯座男生 白羊座女生性格特点 巨蟹座运势 射手座的性格 处女座性格 双子座运势 射手座和什么座最配 射手座-性格分析 天蝎座运势 射手座性格分析 水瓶座运势 摩羯座的爱情 巨蟹座和什么星座最配 处女座的特点 射手座性格 摩羯座性格
热门浏览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