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羊座 > 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2021阅读)

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2021阅读)

2021-10-28 白羊座

额上还沁着绵密的汗。

  她手上还抱着头套,腾不出手接水,冲着高铎不好意思的笑笑。

  高铎看她这样狼狈,心底多少有些不舒服,他们这些人享受惯了,没见过这么艰难讨生活的。

  他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哪里在意过人间疾苦,只是对于程烟花这个人,他并不讨厌,甚至可以说,他觉得她挺好的。

  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能吃得下这样的苦。

  他轻轻拍拍她,示意她坐过来。

  程烟花坐在小铺子门口的台阶上,把企鹅头放在旁边,蹭了点空调,整个人舒服了许多。

  高铎又递给她一包面纸,“擦擦吧。”

  他的声音很特别,平素只觉得慵懒,如今不知道是不是热过头的原因,程烟花总觉得听起来,温柔了不少。

  “谢谢。”

  他把水拧开,重新递了过去,“其实我真不明白,作为一个女孩子,你实在是过的太粗糙了一点。”

  他望着程烟花,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高铎给程烟花的印象,不像赵君怀那样聒噪,也不像容勋那样深沉。

  她一直都觉得,高铎是个极其冷静,又极其疏离的人。

  他眉眼处总是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不咸不淡,不冷不热。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程烟花实在是太渴了,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的水,“可能高先生身边鲜少遇到我这种人,所以才会觉得意外。”

  “跟了Ethen,就不必如此辛苦了。”他凝着她,淡淡开口。

  他一点也不像是个会多管闲事的人,哪怕是为了顾承轩,他也不像是个会这么做的人。

  程烟花忽然笑了,她将瓶盖拧紧,眼神通透,“如果我只是因为害怕辛苦,而和顾承轩在一起,你不觉得我以后的下场会更惨吗?”

  高铎没说话,只是望着她,细细打量着。

  “只有自己脚踏实地的站着,即使不在高处,心里也是有底气的。”她望着远方,目光平和。

  “Ethen是个很好的人,而且他很喜欢你。”高铎开口,他的语气平淡,并没有劝说程烟花的意思,好像只是与她寻常谈论一般。

  程烟花微微垂眼,“我知道他很好,也知道他很喜欢我,只是我没有办法,去面对差距那么大的我们。”她将放在一边的企鹅头抱起来,“他不介意,可我做不到。”

  她的眼神澄澈干净,坦然通透。

  “谢谢你的水。”她说完这句话,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沾的灰,又一次的投入了工作。

  高铎看着不远处的女子,她正和身边的小朋友玩的高兴,她穿着大大的企鹅装,即使看不见表情,他似乎却能猜想的到,她此刻应该是带着笑意的。

  明明活的那么的辛苦,可是她的身上,似乎总是满身的明媚。

  “阿铎,阿铎!”赵君怀的声音猛地响起,高铎慢慢转过身去。

  赵君怀和唐愿西已经到了。

  “真的太热了。”赵君怀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不远处企鹅打扮的程烟花看到唐愿西过来,遥遥的用胳膊对她比了个心。

  唐愿西笑了笑,却是微微偏过脸,飞快的掩去眼底的酸涩。

  她不想烟花受苦,可她偏偏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她吃遍了所有的苦,受尽了所有的难。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夕阳西下,程烟花收拾好东西,跟着高铎上了车。

  赵君怀的黄金法拉利在前面,高铎的布加迪跟在后面,两辆车很是拉风的在大路上奔驰着。

  “烟花。”风中细细碎碎的传来愿西的声音,程烟花定睛一看,愿西从车窗探出头,对着她用力的挥手。

  路上只有他们这两辆车,愿西酒红色的长发在风中肆意的翻飞,落日下,女子明艳的容颜,美的就像是一幅画。

  赵君怀透过墨镜,看着身侧的女子,忍不住的扬起了唇,心情也是格外的好。

  程烟花也对着她挥手,白玉般的脸,在夕阳之下,晶莹温润。

  高铎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她趴在车窗上,长发飞扬,落日的光辉在她的身上,温暖柔和。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顾承轩的家,赵君怀把门砸的砰砰的响,没几秒,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顾承轩穿着居家的衣服,目光落在程烟花身上,眼神柔软。

  “来了。”他开口打招呼。

  程烟花总觉得有些心虚,眼光都不敢和顾承轩对视,更别说说些什么了。

  她觉得自己已经拒绝顾承轩不止一两次了,可是每次之后,他们还是会凑到一起。

  程烟花现在看到顾承轩,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欲拒还迎。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赵君怀大大咧咧的,他先进门,“实在不行,我回去把我们家的厨师带来,他的淮扬菜做的可是一绝。”

  其他人跟着进来,顾承轩把门关上。

  “顾承轩,你家挺不错的啊!”唐愿西看了一圈,点头称赞道。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就是怎么觉得,不像是你的风格?”

  赵君怀也表示赞同,他也觉得奇怪,以Ethen的性格,怎么会把家里装修的这么温柔?

  尤其是院子里的向日葵,还有廊下的皮卡丘坐垫,他第一次来的时候,真的被雷的外焦里嫩,大半天没反应过来。

  顾承轩在厨房的流理台前忙活着,台上摆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连包装都没拆封。

  听到唐愿西的话,,头都没回,“烟花喜欢。”

  瞬间,三道视线,齐齐地落在程烟花的脸上。

  程烟花怔在原地,心里如电流击中,又麻又疼。

  她早就发现了,第一次来别墅打扫卫生的时候,这样的装修,这样的布置,完全是她喜欢的风格。

  就连厨房窗户上挂着的那两只晴天娃娃,都是她曾经说过的。

  原本以为,只是巧合罢了。

  可后来才发现,这是他的家。

  原来她说的话,他都记在了心里了。

  她应该是欢喜的,只是如今,他亲口说出来,她的心却是不可抑制的疼。

  “这碗狗粮,我干了。”赵君怀拍了拍手,一脸的赞赏。

  顾承轩没在意他说的话,看着面前的东西,微微凝眉,然后转过身来,一脸认真的开口,“你们谁会做饭?”

  高铎和赵君怀对视了一眼,连连摆手,赵君怀直往后退,“我从小就是饭来张口的。”

  “废人一个。”身边的唐愿西听到这话,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赵君怀来精神了,忍不住回呛道:“唐姑娘,你行你上!”

  唐愿西的目光落在他脸上,“让我做饭给你吃,我怕你承受不起。”

  赵君怀瞪着她,唐愿西不甘示弱的回瞪着,看那架势随时都会掐起来。

  两人对视了数秒,还是赵君怀败下阵来,“我回去把我家厨师接来。”

  “不用麻烦了。”程烟花开口道:“要是大家不嫌弃的话,我来做饭吧!”

  她的厨艺虽然算不得好,但是做一顿家常饭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看看人家烟花姑娘,多温柔,多懂事,同样是女人,好好学着点。”赵君怀忍不住对着唐愿西道。

  唐愿西冷哼了两声,“同样是男人,他们俩也不像你这么多废话。”

  语罢,还是走到流理台前,帮程烟花处理食材。

  赵君怀又被噎了一下,无言以对,转头看向高铎,“她欺负我!”

  “实在气不过的话,就打她一顿出气吧!”高铎一脸好心的给他建议道。

  “我才不和她一般计较。”赵君怀大人有大量的开口。

  唐愿西见程烟花忙活开来,又见那两人居然在客厅坐下玩手机,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你俩也算是四肢健全,能不能别混吃等死?”她来到客厅,站在他们面前说道。

  赵君怀看着唐愿西气急败坏的冲过来,手里的菜刀闪着寒光,咽了咽口水,“唐姑娘,有话好说。”

  “你择菜,你洗菜”唐愿西麻溜的给他们布置了任务。

  两人对视了一眼,乖乖起身,听从安排。

  几分钟以后,赵君怀蹲在院子里,恨恨的捞着盆里的菜,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阿铎,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听她的指挥?”

  高铎倒是没什么意见,老老实实的剥蒜,听到赵君怀的问题,淡淡道:“我只是不想吃白饭,至于你,可能是不想被人说成废人吧。”

  赵君怀的脸,更黑了。

  “这唐姑娘,脾气太差了,那张嘴真的是得理不饶人,无理搅三分,我看她迟早得吃大亏。”赵君怀忍不住道。

  高铎斜了他一眼,没说话。

  唐愿西将顾承轩刚买的鸡翅,牛肉,拿到一边腌制。

  她是厨房好手,做起事来,麻利的很。

  程烟花在处理虾,顾承轩在一旁笨拙的切着土豆丝。

  “你这切的也太大了。”程烟花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出声道。

  顾承轩偏头看向她,一向淡漠的男子,目光有些躲闪,“我已经很努力了。”

  程烟花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要不你放那吧,待会儿我来弄。”程烟花建议道。

  顾承轩摇头,“我可以的。”

  他低头,继续和那颗土豆战斗。

  程烟花的角度看过去,身边的男子五官挺拓,眉眼认真,即使是切土豆丝这种小事,在他手上,却也是无比的专注。

  偌大的厨房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不傻,高铎和赵君怀不用特意去院子里洗菜,愿西也不用特意去客厅处理牛肉。

  他们都是有意的,给她和顾承轩制造独处的机会。

程烟花低垂着眼,看似心无旁骛的处理着池中的虾,可是心,却是一片凌乱。

 文学



  “嘶。”身侧传来轻微的吸气声,程烟花下意识的转过脸,只见顾承轩慢慢放下菜刀,左手食指上正在往外渗着血。

  他们的视线对上,顾承轩小声开口,“我受伤了。”

  “你把手洗了,去外面待着吧,这里我来就好了。”程烟花看了一眼他的伤口,轻轻开口。

  说完这句话,她没再开口,低下头继续认真的处理着池中的虾。

  顾承轩在那里站了足足有两分钟,她都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像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一样。

  顾承轩的眼深了深,握拳走了出去。

  直到身边再也没有熟悉的气息,程烟花身体僵直,长长的睫毛狠狠的颤了一颤。

  顾承轩拉开门走了出去,正在择菜洗菜的二人组同时抬头,“怎么了?”赵君怀疑惑的望过来。

  顾承轩把手伸过来,食指还在流血,“你的招,没用。”他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一贯严肃淡漠的脸,似有一丝的埋怨。

  赵君怀的眉头狠狠一跳,站起身来,仔细的看了一圈顾承轩的伤口。

  “不应该啊!”赵君怀看着那受伤的手指,有些不相信的开口,“按道理,烟花姑娘看到,应该心疼坏了才对。”

  高铎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水,淡淡道:“Ethen你手下轻了,你刚刚要是一刀剁下去,切了个指头,程姑娘肯定坐不住。”

  赵君怀睁大了眼睛,顾承轩微微凝眉,细细思考。

  见顾承轩转身要走,赵君怀忙一把拉住他,“你不会真的要去剁手吧!”

  顾承轩表情很淡定,“有楚大哥在,肯定能接上。”

  “我靠。”赵君怀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还真舍得对自己下狠手啊!”

  高铎见顾承轩当真,怕玩笑开大了,忙开口劝道:“这事本来就不靠谱,Ethen你别听赵君怀瞎说,程姑娘要是知道你是故意的,只怕会生气。”

  一句话,比圣旨还好用,顾承轩定在原地,目光投向他,“那接下来怎么做?”

  这话倒是把高铎问住了,其实他们这些人身边是从来不缺女人的,更遑论要这样费心思去讨好了。

  高铎看向赵君怀。

  赵君怀见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一时也觉得肩上担子极重,有些突如其来的压力,凝眉细想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好方法,只得道:“先走一步看一步,来日方长嘛。”

  听他这么说,顾承轩只得再等机会,随意的借着院子里的水龙头,将伤口清洗干净。

  高铎见顾承轩进屋,忍不住拍了拍赵君怀的肩膀,“也只有Ethen会信你这些不靠谱的方法,还白挨了这一下。”

  几个男人帮忙打下手,程烟花和唐愿西掌勺,很快的,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就做好了。

  赵君怀带了几瓶酒,包装上虽没写品牌,但是红酒的色泽和味道,无一不是顶级的。

  “今天唐姑娘和烟花姑娘辛苦了。”赵君怀很识时务的开口,率先敬了她们一杯。

  程烟花忙举起酒杯,唐愿西心情也不错,两人和赵君怀碰了杯。

  “这牛肉真不错。”赵君怀尝了一块牛肉,冲唐愿西竖起了大拇指。

  “西西做饭很好吃的。”程烟花说道。

  赵君怀眼睛放光,“唐姑娘,要不你来我家吧,我付你百万年薪,怎么样?”

  唐愿西抿了一口酒,抬眸看向赵君怀,似笑非笑,“怎么?想请我去你家当保姆?”

  赵君怀连忙摇头,“我哪敢啊,是大厨,大厨!”他特意强调道。

  唐愿西忍不住一笑,“你就不怕我在饭菜里加点毒药?”

  赵君怀伸向牛肉的筷子一顿,抬脸看向唐愿西,一脸怕怕的表情。

  顾承轩给程烟花夹了一块糖醋里脊,“这道菜做的很好!”

  “这道糖醋里脊,我可是为了烟花特意学的。”唐愿西很是骄傲的开口。

  顾承轩的目光落在糖醋里脊上,眸色渐深,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没想到两位姑娘手艺挺不错的。”高铎也开口称赞。

  虽说卖相不如星级酒店的精致,可是口味着实是不错,尤其是唐愿西做的几道菜,他一向口味刁钻,也说不出什么不好。

  “都是简单的家常菜,大家不嫌弃就好。”程烟花谦虚道。

  “今天是中秋,没想到居然会和大家一起过。”赵君怀很是感慨的开口。

  唐愿西又给自己倒了酒,“怎么?和我们过节,丢你脸了?”

  赵君怀大呼委屈,“唐姑娘,我可没这意思啊!”

  两人你来我往的,气氛逐渐热烈。

  顾承轩平素不饮酒,今日不知是心情特别好,还是什么其他的缘故,给自己倒了杯酒,“中秋快乐。”

  这话他虽然是面对着众人说的,可眼光转了一圈,还是落在了程烟花的脸上。

  大家都举杯,异口同声道:“中秋快乐。”

  赵君怀放下杯子,突然来了兴致,“如果月亮可以满足你们一个愿望,你们想要什么?”

  他望了一圈,望着大家,“阿铎,你先说!”

  高铎慢腾腾的看了他一眼,“我的人生已经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唐愿西忍不住笑了,“你这句话,真的是太找打了。”

  “说说玩嘛,再怎么顺风顺水,也有遗憾吧!”赵君怀不依不饶,非要高铎说。

  高铎垂眸,认真的想了想,他的手指轻轻的搭在桌面上,“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妈妈可以活过来。”

  他的语气清浅,淡淡的,就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此话一出,气氛瞬间有几分冷冽,程烟花下意识的望向顾承轩,顾承轩也望着她,突然,她垂在下面的手被人握住。

  紧紧地,握住了她。

  赵君怀怔了一下,表情有些凝重,他知道高铎很在乎自己的母亲,原本那样优秀的人,突然变得游戏人间,就是因为那件事。

  可是,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没想到他还是放不下。

  正想说些什么活跃一下气氛,高铎却继续开口,“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也是我唯一的心愿。”

  他的表情很冷静,一点变化都没有,他说着遗憾,可是面上,一点异样也感觉不到。

  随后,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高铎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分享的人,尤其是这种触及内心的事情。

  赵君怀见他饮了不少酒,觉得他肯定是有点醉意了。

  “好了,到我了。”赵君怀忙接过话题,“我就想找个情投意合的媳妇,早点结婚生子,省得天天相亲。”

  赵君怀说了个特别接地气的心愿。

  “你这个愿望不难实现。”唐愿西中肯的给了评价。

  “找媳妇不难,生孩子也不难,难的是情投意合四个字啊!”赵君怀很是忧愁,“我这一生啊,花红柳绿,红颜无数,可是却没能遇到一个我真正喜欢的。”

  程烟花的手,被顾承轩抓的更紧了。

  “Ethen,到你了。”赵君怀点名顾承轩道。

  众人的目光看向顾承轩,程烟花也不例外。

  顾承轩半垂着眼,望着面前的菜,就是不出声。

  “Ethen,说话呀!”赵君怀见他一直没反应,忍不住开口催促道。

  “我不想说。”顾承轩终于开口,淡淡的回了赵君怀四个字。

  赵君怀嘴动了动,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唐愿西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你不说,我说。”她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可是眼底却是一片邪红,“如果老天能实现我的一个愿望,我希望他立刻收了一个人。”

  程烟花眉头微凝,看着唐愿西的眼,双手攥的很紧。

  她知道,愿西肯定是想起那个王八蛋了。

  赵君怀看过去,只见唐愿西又饮了一杯,慌忙的想拦住她,“唐姑娘,你这么喝会醉的!”

  “醉?”唐愿西笑了一下,“放心吧,我酒量很好的。”她哥俩好的拍了拍赵君怀的肩膀,“喝你两杯酒,不要这么小气嘛!”

  见她这么说,赵君怀也不好再开口,只得随她去了。

  这顿饭,吃的是各有心事。

  饭后,三个男生去厨房洗碗,打扫卫生。

  程烟花和唐愿西坐在三楼的大露台上,从整片的大落地窗看出去,外面的月亮是又圆又大。

  唐愿西轻轻的靠在程烟花的肩膀上,“烟花,烟花……”她唤着她的名字,一声一声的。

  “我在。”程烟花握住她的手,“西西,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会让你一个人的。”她轻轻的开口,对着她许诺道。

  唐愿西心满意足的笑了,只是眼角的泪,还是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他们不知道,可程烟花却清楚,西西的妈妈,就是在中秋节,这个全家团圆的节日,永远的离开了她。

  虽然她一向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可是藏在心底的伤,始终也不曾愈合。

  她如此,她亦如此。

  可她们都在努力的生活,不想辜负这一世。

  “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唐愿西拭去自己眼角的泪珠,对着她笑,更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一阵脚步声传来,赵君怀的身影出现,他一手拎着两只杯子,一手拎着两瓶酒。

  高铎跟在他的后面。

  他把酒瓶和酒杯放在她们面前的茶几上,“这里看月色真的好美,你们俩真会享受。”

  他和高铎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怎么还带酒来?”程烟花有些疑惑。

  “心情好啊,当然要不醉不休了。”他笑了笑,倒了两杯酒,“唐姑娘,来一杯啊!”

  唐愿西接过,“今天本姑娘不撂倒你,本姑娘跟你姓。”

  “赵愿西,挺好听的。”赵君怀得意地笑了笑,换来的是唐愿西一个大白眼

标签: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

上一篇:老头的巨大在校花体内驰骋:公交车吃我的奶进我下面

下一篇: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文轩车文过程超长)最新章节列表

标签云
金牛座 白羊座运势 摩羯座 双鱼座 白羊座 巨蟹座女生 双子座男生 狮子座男生 摩羯座运势 水瓶座男生 金牛座女生 白羊座男生 射手座运势 巨蟹座 狮子座 狮子座2021年运势 处女座运势 一篇关于2022早安的正能量句子分享 狮子座女生 水瓶座女生 金牛座运势 摩羯座男 巨蟹座男生 射手座的爱情 金牛座性格 摩羯座男生 白羊座女生性格特点 巨蟹座运势 射手座的性格 处女座性格 双子座运势 射手座和什么座最配 射手座-性格分析 天蝎座运势 射手座性格分析 水瓶座运势 摩羯座的爱情 巨蟹座和什么星座最配 处女座的特点 射手座性格
热门浏览
最新发布